往昔堪追忆,诗酒趁华年

 信息来源 校报网  信息时间 2018-05-22 14:05:38  信息分享

未画完的工图作业,还没有处理的实验数据,明天就要上交的英语报告……选修课结束,背着书包匆匆行于道旁,心里默默数着未完成的“工作”。不觉已行至天桥,沿着边缘拾阶而上,身侧行经的同学神色各异,但都心事重重,纵使带着笑容的面庞,也似隔着一层雾霜。

忽觉索然无味,仰头看弯月高悬,似乎随着长大,连夜空中陪伴着自己的星星,也渐渐地消隐了踪迹,只余疏星点点。不知小学课本中的那个数星星的孩子,是否在夏夜的葡萄架下,遥看牵牛织女星?举酒共空影的太白,是否也在伴着月色朦朦,驾扁舟引襟捉月而去?

不知茫茫夜色中,哪处藏匿着皎皎银河?可否遥借西王母的发簪,于河中轻划起波痕,伴着这烟波荡漾,行经魏晋汉唐,观临宋墨秦香。可否邀古人伴着夜色同游,共赏这月满人间。

愿乘小舟随江海而逝,去密州观太守乘少年之狂,以千骑之势起于平岗,微霜染鬓又有何妨,持酒又何惧夕阳晚照。驻于山巅顶处挽弓如满月,向西北遥望,似窥得天狼星亦将应声而坠,满城载兴而归。路经黄州,看长江之水行绕于城郭酒家,青林翠竹绵延至山野阡陌,此处定有鲈鱼堪脍,雨后笋生,若行至惠州,必还有荔枝可口,方可谓愿“长作岭南人”。乘着月色行至赤壁,若正逢壬戌秋时,既望之日,可否有幸与苏子同客共泛舟于赤壁共游赏,迎舟是东山的茫茫月色,侧首是白露染就的江天一色。举盏共饮,以天边的明月皎皎入诗行,写就曲音婉转的小调。清风徐来,苏子立于舟头,衣袂飘摇,竟似将伴着月色清辉就此而逝。何须思量应于何处寄余生,也无须怅惘哀叹此身非我之有,且暂临江上清风,遥观山间明月,于东方既白之时乘舟归去,无风雨亦无晴。

别了苏子的岭南风光,于朦朦烟雨中寻访宋时古巷,不知哪处的巷陌古井,曾有秦楼姑娘缓步行往,歌一曲柳词新调。解名尽处亦不见三变字样,这黄金榜,不过是暂失龙头望。不可登临庙堂之高,何不顺天子之意,索性挂起“奉旨填词”之名,又何须细论输赢得丧?提一支墨笔,挥一卷书帛,自诩为“白衣卿相”。亦曾染词叙说东南盛景,钱塘风华,挥笔书就重湖叠巘处的三秋桂子与十里荷花,引得金人亦遐想于古城繁华而挥师南下,但柳永想将钱塘盛景归于凤池细细叙说的想法终未能实现。也罢,高处不胜寒,又何须让深深庭院禁锢一生的光景?忍却浮名,不如换作浅斟低唱。烟花巷陌处亦有丹青屏障,且莫持酒劝斜阳,当惜这青春一饷,快意事,平生畅。不知三变永别这烟柳画桥之时,是否也有朦朦细雨清洒?于井畔歌最后一曲柳词,别了这秦楼楚馆的旖旎风光。

若携酒至靖节先生的处所,可否凭此于屋中小叙?绕过宅前的如烟碧柳,轻叩于青苔覆掩的柴扉,若值清晨,怕只得无人迎门相看。于阡陌处远观,是先生荷锄而归,路旁芳草萋萋,晨露于叶尖滑落,先生的衣衫似也沾染了清晨的风露余香。若先生喜于相携的薄酒,可否一同于五柳映掩处观南山的氤氲烟气?在夕阳的余晖中,无人家久住的南山深处,也笼起了人间烟火气息。少了车马的喧声,唯余雁阵惊寒意。将这陋室筑于人境中,又有何妨?先生既可不为五斗米而折腰,又何惧人迹将居处惊扰。于五柳先生之处无起别意,何须羡艳晋太元中的武陵渔郎,又何去追寻桃源梦景,于此陋室欣然忘归。

承着月色渐浓,去江天一色处追寻太白的踪影。是停杯顿首,暂问青天月满几时,或许孩童之侧静立,仰看瑶台仙镜飞悬于青云之端,亦或于山巅依风而立,拟上青天揽明月入怀。此时的太白,隐没了在朝中酒醉唤脱靴的狂放,亦收敛了于桃花潭处乘舟欲行的轻然。过往如云烟散,与其望月忆往昔怅惘,莫若从中窥明朝顺逆。但于太白,定不会将此寄盼于不可触及的明月,纵使千金散尽,亦会得还与复来;纵得陋巷而居,亦不坠青云之志,终可得顺乘千里风,逆破万里浪。便是故友相别,亦无须伤怀,旧友于岸上踏歌缓至,莫去追问何日而归,不如于青崖处暂放白鹿而眠,只待程起名山古刹之时,与其相约而行。

暮春莫叹花褪残红,天涯之大,总有芳草萋萋处;夏日何须怨日光焦灼,不如于绿树垂阴处尝水冷瓜甜;时秋不必垂怜遍地黄叶,可观鹤上云霄之姿,将胸中块垒浇筑;寒冬莫怅惘于满目霜雪,移步于转角处,已有新梅凌寒开。

晨可赏盈东晓色露沾衣,午可于柳荫而眠,天爽风清;夕无须持酒劝斜阳,莫如留盏于夜间,邀月来尝。

不觉已行至宿舍楼下,抬眼望去,宿舍已亮起暗黄灯光,顿觉暖意而至。不会的习题有舍友于身侧指导,熬至深夜亦有友人相陪共忙。伴这明月皎皎,完成应有的工作,不复心之所向。往昔堪追忆,诗酒趁华年。

作者:水利水电学院 水文172 李文玉

主办:西安理工大学         承办:中共西安理工大学委员会宣传部
建议使用IE9及以上版本IE浏览器,1360*1280以上分辨率